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百味一串 > 84 甲乙!

百味一串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84 甲乙!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苏聘没有应声。

    因为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眼前这个女子。

    以前那个爽朗的,和自己在一起喝酒的点点已经不见了。取而代之的,是这个阴狠而又疯狂的金怜南。

    脸还是那张脸。

    人也还是那个人。

    但是,来这吉隆镇不过才不长的时间,整个人就全变了。

    苏聘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当初就该让李花儿将她送进监狱里去。

    尽管那样可能对她有些不公平,但是也比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强!

    气氛很压抑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没有一个说话。

    甚至连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    毛妹抱着小池,整个人窝在二青的怀中。

    苏聘轻轻的摇了摇头,看来今天的这件事儿,让她受了不小的刺激。

    不过李花儿则是满脸的兴奋。

    对于她来说,这个案子到现在所有的证物,人证都齐全了。剩下的就是走一遍程序,那么就是一桩铁案。

    至于整件事的过程是不是过于灵异?这不关她的事,即便是交上去后整个案件被封存或者交由专门处理这件事儿的部门,那也算是她的功劳。

    并且,这种功劳应该没有人和她抢。

    甲乙现在已经冷静了下来。手中仍旧紧紧的握着那枚琥珀,只是并没有什么疯狂的举动,而是那么静静的扫了在场所有人一眼。

    至于金怜南,环视了一周后,也同样的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就连苏聘都已经开始有些急躁的时候。

    甲乙幽幽的说了一句话:

    “这次你想成为主导吗?”

    不过金怜南却是摇了摇头:

    “我想放弃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这么好的机会和这么好的祭品都有了,放弃了实在是太可惜。你不是连顾夏都舍得下手杀掉吗?这些人不过是你的朋友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,金怜南喜欢顾夏那是金怜南的事,她是她,我是我,这种日子我忍受不下去了。抱歉,你们接下来想干什么那是你们的事,我真的累了。另外,这些人是我的朋友,我不想对他们下手,同时,也不想你出手。”

    苏聘感到有些不太习惯。

    以往的点点说话都是温温柔柔的那种,就算是最生气,也不过是语气稍微重了那么一点而已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看到过她说话说的如此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苏聘对点点表现是有些不太习惯,是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不过,对待甲乙则已经是完全的无视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这个疯女人到底在说些什么,但是最起码也能感觉的到,她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只是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又能干什么?

    女大佬。

    虽然是大佬。

    但首先也只不过是个女人而已。

    可能心思狠毒,可能计谋多端。

    但是在现在这个情景下,恶毒的心思,阴狠的计谋又能有什么用?

    苏聘是不打女人。

    但,那是在一般情况下。

    既然双方已经撕破了脸,成了仇人,总不能站在那里眼看着这个女人戕害自己的兄弟吧?

    所谓的道德谴责。

    也不过是一群无聊的旁观者的无病呻吟罢了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提供身体的女人可能会比较倒霉。

    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个甲乙很敏感。

    苏聘的心中不过是有了些许的转变,看向她的目光中有了一些变化,她就有了感觉。

    只不过她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。

    只是冷冷的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就那么无所谓的看着苏聘他们。

    苏聘长长的吸了一口气,强行忍耐下心中的那种厌恶感,走到了甲乙的面前。顺手拉过一张凳子,直接就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掏出烟盒,轻轻的弹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来一根?”

    甲乙笑了笑,伸手取过烟来。

    歪着头,一手夹着烟,将其送到了火焰之上。

    轻轻的吸了两口,浑然没有把距离自己脖子近在咫尺的苏聘的那双大手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你明明很讨厌我,为什么没有出手?”

    “不为什么,只是在我们还没有正式翻脸之前,我有个问题一直都想不明白,趁这个机会想向你请教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你问点点岂不是更方便?她那么喜欢你,我想她会对你言无不尽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点点不清楚,而另一个盈盈的次副人格?也是一个脑子不怎么好使的糊涂蛋。到目前为止,你是我见过最正常的。那么我想问一下,既然真正的第一盈盈躺在病床上就像个植物人一样动弹不得,为什么你干脆一走了之。或者趁着这么好的机会干掉她,这样一来,你不就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人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要是说起来的话,其实很麻烦,因为很容易就混肴不清。不过既然你想听,那么我就讲给你听一下,就当作是听故事吧。首先病床上的盈盈她是主人格,由于连带关系,她一死,我们自然也活不成。这一点你应该听说过,我就不用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另外次副人格是架构在主人格的基础之上,那么自然一切都以主人格的行事准则为基础。简单点来说就是,我们可以共享记忆,共享性格。但是主次人格的最大区别,则是世界观的不同。

    基于这个准则,我和金怜南身体里的那个盈盈同样很喜欢顾夏。而作为寄主的金怜南这个本体即便是很讨厌顾夏,但是由于我们处于主导位,所以依然没有什么用处。

    既然我们都很喜欢顾夏,这一点就成了关联我们之间的锁链,牢牢的将我们联系在一起。而这些锁链一直都被紧紧的攥在盈盈这个本体的身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着怎么这么像是因果的另类说法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。虽然不是一回事儿,但是道理却是相同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你又为什么要点点把我们当作祭品?”

    “苏聘,你的问题好多啊。很简单啊,点点作为一个躯壳所产生的新灵智,它本身是稚嫩的,想要控制整个躯体会非常的难。你是她的朋友,当然应该知道,她为什么常常的会陷入到沉睡之中。那是因为她会感到疲累,非常的疲累。其实你可以将其理解为新生儿为什么那么嗜睡,基本上和这个是相同的原理。

    而和新生儿唯一的不同则是,小孩子的灵魂是在迅速成长的,基本上两三年就能够完全的控制整个身体,但是金怜南的灵魂却是在不断的消逝。想要不变成植物人,就只能通过吞噬其他人的灵魂来壮大己身,这也是她为什么要杀掉顾夏的主要原因。不过,她选择了放弃,那么等待她的就是消融。没猜错的话,她还能存活四十八小时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?”

    “那就更简单了,因为是我教给她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还没有落地。

    甲乙的那双手就闪电般的伸出,直接就向着前方扑去。

    只是她的目标并不是苏聘,而是毛妹!

    确切的说,是毛妹怀中的小池!
百味一串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178jihui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